不管我们的照明灯能把光线投射多远,照明圈外依然死死围挡着黑暗。

我们四周都是未知事物的深渊黑暗,

但我们应为此感到心安理得,因为我们已经注定要做的事情,

就是使微不足道的已知领域再扩大一点范围,

我们都是求索之人,求知欲牵引着我们的神魂,

就让我们从一点到另外一个点移动我们的提灯吧。

随着一小片一小片的面目被认识清楚,

人们最终或许能够将整体画面的某个局部拼凑出来。